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酒瓶插花亦風雅

部門聚餐,好酒同事提來幾瓶我現在記不住名字的酒。酒瓶呈球形,直徑十二三厘米,烏亮厚實,憨態可愛,我一眼就看上了。酒飽飯足后,就順走了一個空瓶。

我不愛酒,但愛瓶。瓶可裝酒,也可插花,就像船能打魚,也能渡人。

妻子是一名園藝師,愛花之人,愛屋及烏,當然也愛花瓶了。一次閑逛中,她在一家小花店里偶遇一個瘦高優美、素潔淡雅的青瓷花瓶,當即買下,順便再買幾株百合,回家細心擺弄出一個賞心悅目的插花藝術品。妻子說“一花一世界”,插花要用心,用心從每一朵花里去感知世界。

遺憾的是,不久前妻子搞衛生時失手把心愛的花瓶打破了。她耿耿于懷,再去那家花店,已找不到同款,去花卉世界或其他花店,都沒有滿意的,導致家里將近兩個月沒聞過花香。

插花,就是把花插在容器里,而不是栽。所插的花材,或枝、或花、或葉,均不帶根,只是植物體上的一部分。花器也靈活多變,有盤、瓶、碗、缸、筒、籃等容器,隨意境而變。插花是一種改變思路的過程,自我陶冶,自我修煉。

據記載,插花在唐朝就已盛行,并在宮廷中流行,在寺廟中則作為祭壇中的佛前供花。至明朝,文人墨客以插花專著問世,如張謙德的《瓶花譜》、袁宏道的《瓶史》等。

有了瓶,就可以插花了,雖然是酒瓶。但選取怎樣的花材,是有講究的。因瓶圓且矮,如選擇百合直立之類,襯不出亭亭玉立,故需選擇傾斜或下垂的枝條才能更好搭配。我想到自家樓下有棵石榴樹,就折回一小枝有花帶果的飄逸枝條,剔除影響觀感的枝葉,往瓶里加入適量清水,插入石榴枝,調整角度,一幅意蘊深遠的水墨畫就出現在我的面前。妻子看后也連贊我“孺子可教”。

酒瓶是黑色的,不適合插色彩明亮的花卉,我一般在野外折一些如野茉莉花、狗尾巴草或無名灌木之類的回來插。插花不一定要選用名貴的花材,要根據花瓶的特征去選擇,就算是野花野草,只要能營造出獨特的韻味、意境,就是一件可賞可品的成功之作。其實,我們擇偶擇業也是,找適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。

因在野外折回來的枝條一般只能養護一個星期就干枯了,兒子批評說這是扼殺生命,如果不折肯定能活久一點。我說,如果我不折來插,它是能活得久一點,但它只能跟其他枝條一樣,平平庸庸過完一生。現在我把它折回來,給它換一種生活方式,是一種更能體現它價值所在的方式,有機會去展示、美化自己,也許它會感謝我呢。

瓶是普通的酒瓶;花是普通的枝條。這般普通的事物,只因換了一種活法,站對了位置,不是一樣能譜寫出令人贊嘆不已的詩意人生嗎?

物尚如此,何況人乎。(周文興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11选5一胆必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