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書簽

網購一本劉亮程先生的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30年散文精選《一片葉子下生活》,翻開書頁,一股墨香迎面撲來。信息時代,互聯網,手機碎片化閱讀更方便快捷,可是,我仍然執著的喜歡書籍,喜歡書籍里夾帶著的別致的書簽。

第一次讀劉亮程先生的散文《寒風吹徹》,就被字里行間的深情打動。劉亮程先生被譽為“二十世紀中國最后一位散文家和鄉村哲學家”。我翻開目錄,一枚書簽從書里跳了出來,滑落在沙發上。我低頭撿起來,巴掌大的一枚書簽,一位戴草帽的漁夫在劃船,另一面,有《寒風吹徹》里的一句“許多年后有一股寒風,從我自以為火熱溫暖的從未被寒冷侵入的內心深處陣陣襲來時,我才發現穿再厚的棉衣也沒用了,生命本身有一個冬天,它已來臨。”

我一直固執地認為,書簽里節選的一段文字,是書籍的點睛之筆,那是書籍里最為精華的部分。

讀一本厚厚的書籍,會產生疲勞感,這時,一枚精致的書簽別在書里小憩,是極為穩妥的。有書簽一路相伴,讀書之旅可以隨心所欲,可以慢慢地深味書籍的靈魂所在。

隨著時代的發展,書簽越來越別具一格,種類也繁多。

據說,書簽最早稱為“牙簽”,在古代,書封上都有一個封簽,即封皮的書名條,或用宣紙,或用縑帛,多以端正的楷字書寫。而夾在書內的輕薄字條,則叫做浮簽。

小時候看書,看了一部分,習慣于在右下角折一個小三角,做一個標記。可是,把書籍合上,終究還是會留下一個折疊的痕跡,很不美觀。

那曾經是一個書信往來頻繁的年代,我看到有的人的手很巧,會把信紙折疊成各種各樣的形狀。有心形的,燈籠狀的,立體臉盆形的,簡直五花八門。我最喜歡一款帆船形狀的,特意學習一下,把一張白紙折疊成揚帆起航的帆船,當成書簽,別在書籍里。我私下以為,每一次讀書,都是一個揚帆起航的學習吸收的過程,這個書簽比較符合我的初心。那個書簽,我用了很久,直到邊角毛糙了,才想起要換一個書簽。

四葉草在女孩子中是比較受歡迎的。綠綠的葉片,中間一圈白色的花紋,四葉草又叫幸運草,能給人帶來吉祥。我曾試著做過書簽,采一枚四葉草,壓平,放在紙巾里,再小心地夾在《新華字典》里,大約一周以后,幸運草書簽就做成了,可是,薄脆得很,經人指點,拿去相館密封過塑,才最終成為一枚雅致的書簽。那枚幸運草書簽,我寶貝得不得了,除了它所蘊含的寓意,更因為這枚書簽我參與了制作過程。

后來,讀的書越來越多,書簽的選擇就較為隨意一些,一柄曬干的扇形銀杏葉,一枚硬幣,甚至于一支筆,都可以作為書簽。

有一次外出,看到賣家擺在柜臺的書簽,款式多樣,最吸引我的是檀香木做成的梅蘭菊荷竹,畫面栩栩如生,每款書簽上還飄著不同顏色的流蘇,我簡直愛不釋手,索性都買下,好馬配好鞍,好書籍也得雅致的書簽來陪伴。

想起茅盾《陀螺》里那句:“那冊天天被五小姐捧進捧出的日本書的美術書簽,似乎老是停在原地位,不曾移動半步。”可見一枚心儀的書簽所帶給人的內心愉悅感。

有人說,書簽是書籍的眼睛。它是打開書籍的一面窗戶,有了一扇通向心靈深處的窗口,書籍就墨香撲鼻,香飄萬里。(宮  佳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11选5一胆必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