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試著去理解他人

真不知道“他(她)”是怎么想的!

這是我新近聽到的夫妻間的抱怨,而事實上,這也是我們時常聽到的一句話。當遭遇某種“難以理喻”的話語,或者是行為及其對象的時候,這樣的感嘆總是脫口而出。

類似情形下的困惑,就所指對象而言,其行為或話語基礎,可能是邏輯層面的,也可能是價值判斷方面的,還可能是情感、審美以及倫理系統的,甚至是文化意義上的,等等。

想來正是因為這樣的情景,在日常的世俗生活中經常閃現,所以才有換位思考的勸誡,才有應該設身處地、站在他者立場上思考問題、斟酌判斷的老生常談。

很多時候,這樣的規勸更像是陳詞濫調。如果不是簡單的物化利益關系,就算是真的做到位置轉換,不僅將臀部挪移到對面的椅子上,而且把腦袋也搬運過去,但未必就能達成趨于和解的妥協意見,更不用說形成共識了。

當然,這樣的推論可能有些片面,不過我們可以模型化設想一下。一般而言,立場的轉換盡管不易,但還是可以考慮的,然而情感、情緒的反轉就沒那么簡單了。尤其是,作為文化積淀雕琢而成的審美、倫理、價值根基等,實際上很難被自我顛覆。舉個不恰當的例子,比如有些族群以胖為美,這對那些已經馴化定型,苗條修身觀念根深蒂固于心,下定決心要讓自己的身體豆芽化的人來說,恐怕無論如何都很難接受,反過來應該也是如此。這種時候,基于立場上的位移,要實現“想象系統”,也就是文化上的取舍轉向,難度系數幾近于不可測算。

退一步說,假如真的可以轉變,加入到了以胖為美的隊伍,結果顯然也不是換位思考的模式,而很可能是自我的喪失,是原有立場、原來的自我消散,實質上成了被同化、被消解的經驗,由之,所謂的設身處地就成了空洞的偽命題。

有時候我會想,“文明”的沖突或許正是這種心理的投射。在群類,甚至共同群體內的個體之間,成長環境的不同,文化(家庭)基因的差異,或者還有對立的細微意識元素,都會在認知和價值基準層面形成差異化的不同,個別時候還會有南轅北轍的情形,如像胖瘦何者為美的判斷那樣。假如相互之間不能理解“他者”的釋讀范式,不知道、不理解他者所思所想無疑才是應該有的狀態。

從一定意義上說,站在他者角度的“換位思考”我以為沒多大意思,因為你即便換了個立場,但思考方式依然是你的,作為判斷是非的坐標仍舊是原來的,除非你已經洞悉了他者的認知理路,理解其判別的路向……真如此,顯然所謂的“換位思考”就有些多余。

故而,竊以為設身處地地意味——如果真能起到諒解、溝通的效用,不是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思考,而是,也必須是理解對方如此這般判斷、考量背后的基礎構建。所以,哲學家才強調,達成共識,編織共同規則的基石不是“黑人變白人”的換位思考,不是身份、層級的輪替體驗,而是開放范式下的商談溝通,是百花齊放下和而不同的爭吵,目的在于充分地表達各自的意向,進而實現不同立場下的諒解磨合,走上融合旅途。

因之,與其感嘆真不知道某種人怎么想的,不如耐心聽其“妄言”,松動自己私有的,甚或是母體群類的固有標尺,嘗試去理解他者,這應當才是面向未來需要有的行為方式吧。須知,判斷的基準雖然不一定對立,但差異一定是存在的。

如果我們能夠理解,退一步吧,能夠觀測、體會,甚至是察覺到他者另類的文化參照系統,能夠讀懂他者關于世界、關于生活、關于理想的意識理念……這樣,也許我們就會在相對理性下閱讀自身所處的多元世界:這很可能是一個非必須變革的多元世界。當然,我們也可以嘗試著去改良它,又或者去適應它,但促成這種進階的因素,都必須錨定在交互理解的基石上,進而讓不同的個人、不同的族群、不同的文化體系,和諧共處,為了更幸福更安然自若的平靜生活。

遺憾的是,理解總是困難的,無論是個體之間,還是相異的群類之間,這種時候,寬容無疑是唯一之選。(歐陽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11选5一胆必出